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戮仙 > 第五十章 风雨

戮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章 风雨

    黑纹龟在硬壳中缩了一会,发现外头渐渐平静下来,似乎没有什么危险了,这种体型庞大但性格温和并胆小的低级灵兽这才偷偷把脑袋从龟壳中探了出来,转头向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置身的是在熟悉的兽笼中,而在前方不远兽笼的外头,则是站着两个面容有几分相似的少年。

    一个脸上笑意盈盈温煦可亲,一个面无表情手抓兽笼。

    孙友凝视着自己抓住兽笼的手,那上头的关节不知为何有些发白,片刻之后,他忽然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看着自己这位大哥孙恒,点点头,道:

    “知道了,我正用着呢,说起来听说这‘红袖沉香’也是难得的好东西,真是要多谢大伯寻来此物,还不吝赐我。”

    孙恒哈哈一笑,走上前拍了拍孙友的肩膀,道:“咱们都是一家人啊,说什么谢不谢的。对了,那红袖沉香你用过之后,感觉如何?”

    孙友沉默了一下,道:“我每次都是在修炼之后使用,确实有些效果,不过好像并没有像传说中那般特别有效。”

    孙恒滞了一下,难以察觉地皱了皱眉,目光随后在孙友脸上清晰可见的那副倦容上掠过,沉吟片刻,忽地抚掌笑道:“我知道了,想必是有错处。”

    孙友身子微微一震,抬头看向孙恒,眼中似有几分希翼光彩,愕然道:“大哥,什么地方错了?”

    孙恒微笑道:“你的用法错了。”

    孙友一皱眉,道:“用法错了?大哥你说的是什么?”

    孙恒道:“那红袖沉香本是罕见的好物,你应该在修炼一开始就使用,如此贯穿修炼全程,吸入的香气越久越多,自然功效也就越发明显,对你修炼之后的疲倦反应也定是更加有效。”

    孙友静静地看着孙恒,过了好一会后,才低下了头,低声道:“原来如此,还是我错了。”

    孙恒哈哈一笑,上前与孙友并肩而立,道:“二弟,你一定要好好修炼,每日不缀。咱们孙家如今上有爷爷坐镇,中有我爹执掌门户,但将来到了最后,必定还是要靠我们兄弟二人。只要我们修炼有成,兄弟合力,将来光大孙家门楣,在如今的根基上再进一步,也未必便不可能了!”

    孙友默然无语,只是抬头向他看了一眼,只见此刻孙恒神采飞扬,面向大海,目光远眺,小小年纪已是一副胸怀大志天下尽在掌握的模样。

    孙家再进一步?

    如今孙家已是凌霄宗门下几百个附庸世家中声名最盛的四大世家之首,上有一位元丹境大真人孙明阳,这一任家主孙宏是孙友的大伯,也就是孙恒的生父,同样拜在凌霄宗门下,在修道上天资同样出众,远胜过孙友之父孙峰,如今也是修炼到神意境巅峰,距离元丹境不过是一步之遥。

    如此两代英杰人物,将孙家的威势已然推至从来未有之高处,而如果还要更进一步,那会是什么?

    凌霄宗门下附庸世家中,还有什么比孙家更强更高更令人瞩目的存在?

    除非是……甘家!

    孙友身子猛地一震,眼中已是带了几分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只是片刻之后,他嘴角浮现的冷笑便掩藏过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漠然之色。

    兄弟两人,就这样肩并肩站在兽笼之前,眺望着远方宽阔无边的沧海海面,望着那片渐渐扩大的阴影逐渐在蔚蓝的天空中蔓延开来,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上,波澜渐起渐高渐急促。

    阴云密布,风雨欲来!

    ※※※

    沈石抬头看了看天色,慢慢皱起了眉头。

    这一路走来,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天色居然从原本万里无云的蔚蓝晴空,渐渐变得有些阴沉下来。从沧海深处地方,原本只有淡淡点点的阴霾,此刻就像飞驰一般,迅速地布满了大半个天穹,看上去就像是整座天幕都被压低了许多,令人心生压抑之感。

    海面上,渐渐吹起了海风,海浪声似乎也大了一些,不过除此之外,一切似乎都还是很平静。

    眼前这条路,已经快要走完,前头是一处稀疏的林子,隐约可以渐渐林后便是一片海滩。沈石记得凌霄简略上写的是灵兽殿兽场是在青鱼岛西面一处山脚,靠近海边,想必就在前头不远处了罢。

    犹豫了片刻后,沈石还是决定继续向前走去,都走了这么远,眼看就隔了一片林子,就因为天上有几片乌云集聚而回头,不过去看看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

    大不了,过去瞄上两眼,如果找不到孙友就回头好了。

    主意既定,他便向前走去,这时在这条路上早已空无一人,冷冷清清,也就是沈石这些日子从未到过这里,不然也会察觉类似通往主要任务堂口所在的道路上,从来都是来往行人常见之态,今日的情形,已经是很不对劲了。

    前头的这片小树林并不大,加上沈石虽然不太在意,但下意识地还是加快了一些脚步,所以很快就穿过了树林,片刻之后,一片白净而细长的海滩出现在他的眼前。

    “哗”的一声,海水卷起一个浪头,重重拍打在沙滩上,海面上起伏不定,波涛隐隐可见。

    沈石左右张望了一下,又向下走了两步,随即微微皱起眉头,这个海滩上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同样也没有建筑房屋,似乎不太像是灵兽殿的所在啊。

    “难道是走错路了?”

    沈石自言自语了一句,踩着脚下有些松软的沙子向前走了一段路,希望能看到一些人影或房屋,不过前头除了一些沙滩和一处突出的石壁外,确实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沈石摇摇头,正想转身,忽然一脚踏出,脚下像是在沙子中踩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低头一看,只见沙子中隐隐有些许光泽,便移开脚蹲了下来,然后用手扫开面上的沙子,片刻之后,却是从沙子中挖出了一个巴掌大小上有数种美丽颜色的贝壳来。

    五色贝壳。

    沈石很快认出了手中这东西,抬起头看看四周,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还真是走错路了,这里并不是孙友所在的灵兽殿兽场,而是阵堂底下让新人弟子们拾贝的一处海滩。

    海风似乎吹得又大了一些,天空里已经有低沉的“呜呜”声掠过,阴云已经布满了整座天穹,看着比刚才还低了三分。从沈石上岛之后就一直平静温和的沧海,在阴霾的天幕下,似乎也第一次渐渐有些不安地骚动起来,波涛渐渐起伏高涨,海浪一波波地冲向沙滩。

    沈石抓着手中的无色贝壳,摇了摇头,既然自己走错了路,再继续呆在这里就没什么意义了,而且他虽然从小在山地阴州长大,不知道这海边天气,但是看着这一幕黑云压城般的景象,心里也想起早上海星对他所说的也许会有暴风雨的警示,便也不想在这海边多呆了。

    身子一转,他便准备离开这里,谁知就在此刻,忽然他眼角余光猛地瞄到远处那个石壁下方,竟似有一道人影闪过。

    沈石一怔,转身看去,这种僻静无人的时候,怎么会有人在那边?

    刚才粗略一看时,只看见前头是一处高大的石壁,突出海面,高达数十丈,上面生有一些崎岖怪异的小树,底下因为常年被海水冲刷,怪石突兀,同时可以望见有许多潮湿的青苔生在上面。

    白色的沙滩就延伸到这块石壁下,再往前就是散落的大小石块在海水中,刚才那个突兀出现的人影却是在那石壁下的石块间闪烁了一下,此刻居然又消失不见了。

    沈石眉头皱起,心想那边难道还有人,或者说真正的兽场是在石壁那边吗?

    虽说看着这场所不太像,但是这青鱼岛上有的都是凌霄宗门下弟子,沈石也没有好怕的,迟疑了一下,还是试探着向石壁那边走去。

    海水从远处涌来,冲到了石壁脚下,发出隆隆之声,溅起了半身高的浪花。

    沈石爬上了一块大石,伸长脖子往石壁那头看了一眼,入眼处,竟然又有一片白色映入眼睛,原来在石壁之后,居然还有白色的沙子么?

    刚才的人影,就是在石壁背后的吗?

    沈石抓抓头,看了一下周围情况,只见海水波涛虽然比刚才大了一些,但这些石壁下的石块差不多连在一起,虽然大小不一,倒是隐然是一座天然的水中小路,便干脆从石块上一块块地跳了过去。

    中间浪花挥洒,倒是溅了他身上一点,不过并没有造成什么阻碍,他这里倒是顺顺利利地就绕过了那面石壁,看到了石壁后头,果然又是一片沙滩。

    不过这里三面环山,沙滩长度也不过十多丈宽,一目了然的就是一座天然的小小海湾,海滩看去也和外头那片并没有什么两样,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唯一令人惊讶的是,此刻果然是有一个苗条人影在这个僻静的小海湾里,在沙滩上低头仔细寻觅,不时蹲下挖掘沙子,偶尔就会挖出一块无色贝壳来,显然是接了拾贝任务的某位新人弟子。

    不知为何,沈石站在这里看过去,居然觉得这人的背影有几分眼熟,便大声喊了一句:“

    “喂!”

    那人像是也吓了一跳,身子一震,回头看来,同时睁大了眼睛,望向沈石。

    片刻之后,两人差不多是同时愕然道:“怎么是你?”

    那个手中拿着好几块五色贝壳,就连小脸上都沾着一些沙粒的女孩,果然是沈石认识的人,却是当初在拜仙岩上差点害死过沈石的钟青竹。

    两人显然都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见对方,一时都是怔住,而与此同时,在阴沉沉的天穹之下,遥远的沧海海面上,劲风烈烈,波涛汹涌,整座沧海似乎就像是一只沉眠许久的亘古巨兽,在风雨欲来乌云密布的呼啸声中,渐渐醒来,向天咆哮,露出了它隐藏许久的獠牙。

    一波如山大浪,忽地在海面生成,高达数丈,伴随着天际黑暗的云层深处一声惊雷炸响,狂风呼啸伴随左右,整座沧海都似狂暴而起,势不可挡地向着海岛冲来。
戮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radiomwafrika.com
Top